分类导航 热门 推荐 段子手 养生堂 私房话 八卦精 爱生活 财经迷 汽车迷 科技咖 潮人帮 辣妈帮 点赞党 旅行家 职场人 美食家 古今通 学霸族 星座控 体育迷
地方导航 北京市 上海市 天津市 重庆市 河北省 山西省 内蒙古省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省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广西省 海南省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西藏省 陕西省 甘肃省 宁夏省 青海省 新疆省 香港 澳门 台湾

深山里的“快手”搞笑红人:百万粉丝背后的现实孤独

深山里的“快手”搞笑红人:百万粉丝背后的现实孤独点击新京报关注猛料最多的公号!


深山里的“快手”搞笑红人:百万粉丝背后的现实孤独

快手的世界看起来如此公平,任何人都可以注册自己的账号,站在同一起跑线上通过作品质量赢得关注和肯定。刘金为此着迷,他有点子、会演、会拍、能让粉丝们笑,在虚拟世界里,他一呼百应,得到了现实中不可企及的名誉和声望。


深山里的“快手”搞笑红人:百万粉丝背后的现实孤独
1月2日,刘金家屋顶,徒弟任光毅、刘金、徒弟金云、堂弟刘明兴(左起)。新京报记者杨静茹 摄


两个月前,刘金发现自己快手账号被盗了,绑定了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刘金崩溃了。绝望中,他不停给盗号的人发私信: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求你把号还给我。毫无应答。他的账号有100多万粉丝,按惯常的一个粉丝一元钱计算,这个转手能卖100多万的账号是他的主要生活来源。

 

他不吃不喝,一遍遍刷快手,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把号找回来。他找散打哥帮忙。散打哥在快手上的名气仅次于第一红人MC天佑,当时已有粉丝800多万,据说与快手官方人员相识。

 

第二天晚上,刘金突然收到官方私信,说搞好了。刘金登录一看,陌生的手机号没有了,他赶紧绑定了自己的号码。

 

“网络太可怕了。”刘金倒吸一口冷气。

 

一年前注册快手的时候,这名大山里的青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遭遇“树大招风”的危机。他曾经贫穷、自卑,快手的出现成为他的拐点。他在虚拟世界里收获了大批忠实的拥趸,尝到了被关注和赞扬的滋味。网络世界让刘金看到机会和希望,同时这种虚幻的繁荣也带给他焦虑和不安,他生活在遥远又相互连接的两个世界里。

 


▲刘金怎样从一个从大山青年成为拥有百万粉丝的快手红人?

新京报动新闻出品(ID:xjbdxw)


快手上的红人“金哥”



在刘金的快手视频里,他扮丑、淋大粪、摔跟头、掉水沟,卖力地讨粉丝欢心。粉丝们管他叫“金哥”,在视频的下面不断刷评论。


2015年冬天,一次偶然的机会,23岁的刘金下载了快手,注册了账号,一共两个粉丝,都是他的朋友。


当时他在堂哥开的汽车租赁店里看店,只是单纯的喜欢看搞笑视频。他看别人有几十万粉丝,很好奇:为什么他们会有那么多?“粉丝都是在刷屏‘永远支持’这样的话,我觉得好牛×啊,我也想成为有很多粉丝的人,想要有人认识,有人知道。”

 

起初,刘金发一些随手拍的照片,只能被同城的人看到,点击量只有一百多。有一天,他看到有人画了一幅画上了热门。

 

刘金从小喜欢画画,他试着发了一张素描赵丽颖,也上了热门,一下涨了2000多个粉丝。他特别高兴,收到几十封赞扬的私信,一条一条地回复。

 

他随后又画了权志龙、杨洋、鹿晗……,涨了3万多粉丝。没多久,画画点击量越来越少。

 

刘金尝到被关注和赞扬的滋味,对涨粉有了更真切强烈的渴望。他看着满屏的搞笑段子,拉上邻居朋友也摸索着拍。

 

他最初的灵感来自小时候和同伴互相捉弄,他喜欢恶作剧,脑袋里整人的点子一股一股往外冒,一有时间就从工作的县城回到农村老家把这些想法拍出来。

 

刚开始什么也不会,都不知道可以配音。看到别人有好看的效果就发私信去问“你这个怎么搞的,可不可以教我一下?”有的人愿意教一下,很多人都不搭理。

 

琢磨了不到一个月,刘金发出了令自己信心大涨的一个作品:他看到地上有一百块钱,蹲下身佯装系鞋带,刚伸手打算捡,旁边人趁他不注意把钱拿走,换了一坨牛粪,他没注意,一把抓起来还放在鼻尖闻了闻。

 

这个段子一发出很快上了热门,点击量超过180万,涨粉3万。他看着评论里“哈哈哈哈”的评论,自己都会笑起来,感觉非常自豪。接下来的段子接二连三上热门,又涨了七八万粉丝。

 

2016年三四月份,刘金离开堂哥的汽车租赁店回到老家,专职拍段子。当时快手还没有带来收入,他在堂哥的生意里有一点股份,靠每个月一千多块钱的分红生活。

 

农村条件的拮据艰苦和网络生态的蓬勃繁荣在刘金身上打了一个结。父母长辈看着他好好的工作不做,每天张罗四五个人对着一个小屏幕演来演去,费解又气愤。他的家里甚至搜不到4G信号,装无线之前的两个月里,都要到镇上去上传视频。


那是他最高产的一段时间,每天都会更新,甚至一天发两段、三段。他像走火入魔了一样,别人吃饭他也不吃,坐在一边编辑视频,拍了一个赶紧想下一个。

 

刘金发现了自己表演的天赋和热情。“我在现实生活中不太爱跟别人说话,有点害羞,但在拍快手的时候,感觉就是两个人,非常放得开。”

 

接上网以后,作为全村唯一一个无线覆盖的地方,每天都有同龄人在刘金家蹭网打游戏。刘金把无线关掉,逼着朋友们配合他拍完段子,再把路由器打开。

 

“金哥”在现实生活中感到孤独,没有人分担拍段子的压力,没有人理解他内心的渴望。但在另一个世界里,他收获了大批忠实的拥趸,平均每个上热门的段子都能带来两三万粉丝。



刘金拍摄的段子。视频来自网络


深山里的老家




刘金家在贵州山区。从凤冈县城坐小巴车颠簸周折一个半小时到达半山腰的土溪镇,从镇子再步行半个小时上坡路就是四面环山的大连村。

 

村子不大,几十户人家沿一百多米的公路两侧分布。刘金家是村口的一个两层小楼,一层是六七年前盖的两间三米见方的砖房,二层是后来搭的两间木板房,靠一个木头梯子上下。

 深山里的“快手”搞笑红人:百万粉丝背后的现实孤独
刘金家的房子。新京报记者杨静茹 摄


村里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大多在外打工,从上海、浙江、广东的厂子或者工地上往回打钱。攒够了钱回到凤冈县城买一套房子,就算是实现了阶层跨越。

 

一进腊月,打工青年陆续回家过年,村子热闹起来。刘金家里有无线网络,成了一个据点。开饭的时候,谁赶上谁吃,八九口人围着一个取暖的炉子,在炖白菜的铁锅里下筷子。

 

这是刘金在童年想都不敢想的热闹场景。刘金小时候,父母租种了二十亩地,永远在山上忙,收成总也不好。

 

一家三口经常三顿吃土豆,甚至吃茶叶。“哪怕是一小碗饭,我爸妈都不吃,让我吃,我几岁就懂事了,心里难受,也吃不下,都会再分一点给他们。”

 

刘金最怕的不是饥饿,是孤独。他原本有一个比自己大两岁的姐姐,在他两三岁的时候死了。他只模糊记得自己和姐姐一起在背筐里装着。长大了才知道,姐姐当时感冒没钱医,心火越来越重,烧死了。

 

刘金白天跟着妈妈上山,妈妈干活,他坐在一边发呆。晚上别人家有电视,他们家没有,天黑了吃了饭就睡觉。爸爸妈妈累了一天很快就睡着了,他一个人睁着眼睛,渴望有哥哥姐姐陪伴。他现在想到那个日子就觉得害怕,那是他最难熬的记忆。刘金至今怕黑,晚上从来不起夜上厕所。

 

再长大一点,刘金开始挨打。爸爸不识字,唯一的教育方式就是打。“我走路不小心摔倒了,他就要打了,一脚踢过来,‘你眼睛瞎啊?看不见路?’”爸爸还爱喝酒,喝醉了打得更狠,刘金很害怕他。

 

他几岁的时候就想,“我不能像他这样,我要像个男人照顾这个家。”刘金家里穷到去亲戚家借一把米都借不到,别人怕他们还不起。“不能让其他人看不起我们这家人,我要证明自己。”

 

刘超是刘金的堂侄,跟刘金同岁,两个人小时候经常一起上山砍柴。那时烧不起煤,点火做饭全靠柴火。刚上小学的男孩一趟背不了多少,往返两个小时的砍柴路,他俩一天要跑两趟。

 

“我们这个地方往哪看都是山,小时候根本不知道外面什么样。”刘超说。

 

父母卖了玉米,300块钱给他当路费



刘金不爱读书,听不进课,他喜欢画画,看到什么图案就用铅笔在纸上画,上语文课画,上数学课也画。

 

刘金早就厌烦了学校,他交不起学费、经常迟到,是老师的重点管教对象。“他让我跪着或在讲台上站着,那么多人看着,都在嘲笑我。”他想早点毕业好出去打工。

 

刘金自卑,但不胆小。他和同岁的表哥阿远从小一起上学,作为农村来的孩子,经常被镇上的学生欺负。初中有一次,七八个男生把他俩围起来,阿远怕了,刘金不怕,他被打得浑身是伤也不求饶。打完那架,他出名了,全校学生都知道他不好惹。

 

距离初中毕业还有一个星期,一个亲戚要去广东打工,刘金当时17岁,一天也不想在学校多待,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外面看看。父母把玉米卖了,换了300块钱给他当路费,他跟亲戚一起坐上了长途客车。


深山里的“快手”搞笑红人:百万粉丝背后的现实孤独
12月31日,刘金(左)和徒弟金云刚在后山拍完一个段子,收工回家。新京报记者杨静茹 摄

 

从凤冈到深圳,汽车开了一天一夜。下车的时候,刘金浑身麻木,耳朵像聋了,嗡嗡响,腿都走不了路。

 

身体的不适没有削减他的兴奋,“外面世界好大啊,灯光一闪一闪的好漂亮”。他第一次见那么多人,那么高的房子,心想要是自己住在这里就好了。

 

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高楼大厦的样子,刘金就进了位于乡下的电话加工厂。他以为自己从学校逃离出来了,没想到进入了一个比学校更恐怖的地方。全厂两千多人,穿着一模一样的厂服,每天早上8点上班,上午四个小时,下午四个小时,为了拿到一个小时十几块钱的加班费,他晚上还要工作到10点。

 

两个月以后,他拿到了第一笔工资,一千多块钱装在一个信封里。他从来没有见到过那么多钱,摊开来拍了张照片发在qq空间。

 

他揣着钱到镇上买了几件衣服。把头发染黄,学着当时流行的非主流发型,烫了个爆炸头。

 

工作又累又困,刘金每天上班想下班,下班想周末。周末他经常一个人去厂子旁边的花园,躺在草地上看天上的飞机,“那个时候没有坐过飞机,觉得特别稀奇,飞机飞得可真矮。”

 

事业,从台球店到快手



半年后,刘金忍受不了流水线上的约束和孤独,辞职了。他用所有能想到的美好词汇把阿远从老家“骗”出来,两个人开始四处打零工。他们住在20块钱一天的出租屋里,每天早上出门挣当天的房租。

 

那么大的工业区,一家厂一家厂地问人需不需要临时工,他们做过手机零件、鞋子、音响……最难的时候,十几天找不到工作,兜里一分钱也没有,看到别人吃碗面,恨不得把剩下的面汤喝了。

 

“我们也想家,回家了起码有饭吃,但是人活着就是争一口气,我们两个男孩子,都不想依靠家里。”阿远性格外向,刘金沉稳,两个人相互打气,苦中作乐。

 

阿远特别喜欢看一档综艺节目《变形记》,尤其爱看农村孩子到城市交换,“你看他们都是流泪的,因为这种日子是他期望也很想追求的日子。”

 

他们靠出卖力气慢慢攒下一点钱,加上亲戚朋友的接济,在惠州开了一家台球店。刘金把那次开店视作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自由。不会被人欺负,不用看人脸色,他用自己挣的钱给家里盖房子、买电视。他实现了少年时的志向,不让自己家被别人看不起。

 

做生意总是时好时坏,干了两年左右,房租上涨、收入下降。两个人决定回老家发展。

 

回乡没有想像的顺利,刘金一边在堂哥店里帮忙,一边寻找机遇。快手以闯入者的姿态改变了他的生活。


深山里的“快手”搞笑红人:百万粉丝背后的现实孤独
1月2日,刘金在镇上的理发店。新京报记者杨静茹 摄

 

在此之前,刘金从来不曾窥探过互联网世界。初三那年,同学教他申请了qq号。有次跟同学聊天,因为不熟悉键盘和拼音,“你好吗”三个字打了两个小时,同学回他“你太慢了不聊了”,他再也不敢轻易跟人打字聊天。

 

快手不一样,操作简单,大量的乡村题材作品是他最熟悉和亲切的场景。他坚持回老家拍农村风格搞笑段子,大山深处曾经是他想要逃离的束缚,更是他漂泊七年魂牵梦萦的故乡。

 

快手的世界看起来如此公平,任何人都可以注册自己的账号,站在同一起跑线上通过作品质量赢得关注和肯定。刘金为此着迷,他有点子、会演、会拍、能让粉丝们笑,在虚拟世界里,他一呼百应,得到了现实中不可企及的名誉和声望。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虚拟和现实之间竟然还有一道可以推动的门。

 

粉丝数量超过二十万以后,刘金不断接到商业合作请求。他的快手第一桶金来自一条祛黑头的图片广告,挂一天,两百块钱。随着粉丝增长,广告费越来越高。

 

刘金至今接了十几条广告,他把收入拿给父母,原本抱怨他胡闹的长辈开始支持他,甚至在段子里客串角色。

 

有了可观的收益,快手不再仅仅是刘金娱乐粉丝的玩具,也成了他的“事业”。

 

组建自己的“队伍”



刘金开始组建自己的“队伍”。他的影响力突破虚拟世界,成为现实教材,为类似出身、心怀梦想的年轻人推开了一扇门。八月份,先后五个年轻人找到他家,拜他为师。徒弟们情况类似,二十岁左右的贵州男孩,喜欢拍搞笑段子,想把自己的快手号做得像刘金一样大。

 

金云年龄最小,十八岁,刚刚高中毕业。他原名宋剑云,拜刘金为师后给自己快手起名“金云”。金云长得又瘦又高,普通话讲得有点磕巴,见到生人会不好意思地挠头。


金云家在不通车路的大山深处,村子里只有三户人家。金云是家中长子,有三个妹妹、一个弟弟,父亲外出做建筑零工,母亲在家种田。他从小喜欢演戏,他跟父母说自己想当演员,爸爸妈妈听了只是笑,从不接话。

 

金云是刘金的忠实粉丝,刘金段子的剧情他几乎都记得。高考一结束,他加上了刘金的微信,开口就叫师父。8月25日,金云从老家出发,转了三次车花了7个小时找到刘金家。

 

刘金对突然冒出来的徒弟毫无准备。金云给他看自己在家里跟妹妹们一起拍的段子,“演的还可以,主要他们家那个房子比我这个房子还要破,我看着实在不忍心,就让他留下了。”

 

金云手脚勤快,抢着做家务,每天干完活就开始琢磨段子。他不只在刘金的片子里出镜,还每天在自己的快手号上更新作品。他打电话回家说自己在学演电视,家人告诉他“你要好好学。”

 

固定的团队提高了刘金的段子质量,类型也从以恶搞为主扩展到肢体表演、意外搞笑和语言幽默。刘金的粉丝在两个月内从80万涨到100多万。

 

深山里的“快手”搞笑红人:百万粉丝背后的现实孤独
12月31日,刘金和朋友在河边拍段子,他在跟队友讲戏。新京报记者杨静茹 摄


金云的个人快手号从几乎没有粉丝累积到13.6万。他接了十几个广告,打回家里四千多块钱。金云的目标是,好好玩快手,明年能够支付四个弟弟妹妹的所有开销。

 

回到坐车来找刘金的那个下午,金云的想法是,如果刘金这留不下,他就去横店,从群众演员开始努力。

 

在刘金带动下,周围很多人玩快手,但不是每个人都像金云一样顺利。三弟、五弟、八弟是三个一起过来拜师的徒弟,学了两个月就离开了。

 

任光毅来得最早,难得积攒了4.4万粉丝,因为直播的时候违规操作导致封号。他注册了新的账号,从零开始。他盘算着明年买一台航拍器,把段子拍的更好看。

 

堂侄刘超住在刘金家隔壁,经常帮刘金拍段子,偶尔出镜。他一个月前也注册了快手账号,发布了47条视频,粉丝只有三千。

 

“刘金聪明,赶的机遇也好,我们现在再弄这个不容易了。”刘超性格憨厚,前几年一直在工地打工,今年老婆生小孩,他回家待了大半年。过完年,他准备接着出门打工,给刚出生的女儿提供最好的条件,让她好好读书。

 

刘超初中毕业,找工作四处碰壁,遭遇白眼,只能在工地上出卖力气,他笃信“知识改变命运。”

 

短短几个月,刘金的队伍里有人成功,有人出局。年底了,金云和任光毅都要回家过年,队伍暂时性解散。

 

没有段子的时候



自从两个月前被盗过一次,刘金的账号就不活跃了。被盗之前,一个段子上了热门会涨两万到三万粉丝,现在只有一两千。以前一个星期就能涨几万粉,现在需要一个月。他很失落,怀疑盗号的人对账号做了手脚,又无从追究。

 

更让刘金恼火的是,想段子变得越来越困难。他更新频率最高的时候一天两三个,现在几乎两三天一个。刘金不愿意翻拍别人的段子,自己能想到的点子都拍完了,原创越来越困难。

 

没有段子的时候,他会失眠,“像个神经病一样,睡觉翻过来翻过去,特别闹心。”

 

评论里开始出现指责他的言论,说他最近的段子不好笑了,甚至说他江郎才尽。网络上从不缺少质疑的声音,刚拍段子的时候,刘金会被负面的评论吓到,甚至回私信请对方不要骂自己。现在他慢慢明白众口难调,不再较真。

 

快手一年,刘金的性格有了很大改变。作为十里八乡的红人,过去他不敢跟生人讲话,直播锻炼了他面对人的胆量。刚有点名气的时候,粉丝在路上认出他,他比对方还脸红,扭头就跑,现在粉丝偶尔找上家门,他像待朋友一样招呼着一起吃饭。

 

没玩快手的时候,他经常想自己要怎么办,没有钱,没有文化,在外面永远也追不上别人的脚步。“现在兜里有一些钱了,心里也踏实了,别人缺钱我还可以借给他花,这是我的光荣,能让别人对我刮目相看。”

 

他给自己定的目标是两三天更新一个,保证质量。来年开春,队伍凑齐了,他打算购入摄像机和电脑,也可能去城里走一走,换换风格。

 

经历过生意起落和盗号风波,刘金对快手心存提防。他知道这个虚拟世界虽然目前看起来生机勃勃,但不是长久之计。他把从中挣的钱攒起来,为自己下一次做生意准备。

 

如果有一天快手出现意外,他最担心的不是失去了经济来源,而是会失去粉丝的陪伴,“想都不敢想啊,一百多万粉丝,到时候就没了。”

 

2017年1月1日晚上,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MC天佑穿着一件红色衣服以嘉宾身份出现在晚会现场。刘金、金云、任光毅盯着电视屏幕看了好久。

 

“你有没有想过像他一样,从网络走向现实,当一个真正的明星?”

 

刘金停顿了几秒说,“没想过,太遥远了。”


新京报记者杨静茹 实习生 罗仙仙  编辑 苏晓明 校对 陆爱英


好文荐读:

中学教师玩“一元购”几个月输光60万!

北京代市长蔡奇聊雾霾,“我深感不安”

朋友圈霸屏的8个雾霾传言,你信了哪个?


深山里的“快手”搞笑红人:百万粉丝背后的现实孤独

深山里的“快手”搞笑红人:百万粉丝背后的现实孤独


本文部分内容发自新京报公号“剥洋葱”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深山里的“快手”搞笑红人:百万粉丝背后的现实孤独

深山里的“快手”搞笑红人:百万粉丝背后的现实孤独

阅读原文
新京报微信公众账号最新文章:
笼子内外的好男儿,一代企业家刘晓光的传奇人生
2017-01-18
你买的太太乐、海天、王守义可能产自天津这个造假村!工业用盐、色素勾兑,装进火碱洗净的旧瓶子
2017-01-16
没有性欲的人
2017-01-16
贫困、性和毒品,摄影师记录香港的底层生活
2017-01-14
惊悚!这个我们最常用的拍照手势,可能被盗取指纹?
2017-01-11
“八年抗战”改为“十四年抗战”背后的原因
2017-01-11
深山里的“快手”搞笑红人:百万粉丝背后的现实孤独
2017-01-10
中学教师玩“一元购”几个月输光60万!网络彩票变赌博疯狂“彩民”倾家荡产
2017-01-09
争夺李春平:一个患阿尔兹海默症的富豪和他的漩涡 | 特稿
2017-01-03
2017这些新规施行,医保等变化会如何影响你我?
2017-01-0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