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航 热门 推荐 段子手 养生堂 私房话 八卦精 爱生活 财经迷 汽车迷 科技咖 潮人帮 辣妈帮 点赞党 旅行家 职场人 美食家 古今通 学霸族 星座控 体育迷
地方导航 北京市 上海市 天津市 重庆市 河北省 山西省 内蒙古省 辽宁省 吉林省 黑龙江省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山东省 河南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广西省 海南省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西藏省 陕西省 甘肃省 宁夏省 青海省 新疆省 香港 澳门 台湾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在“一天一世界”的乞力马扎罗山,只要愿意付出,这里永远会给你超出预想的回报。


你可以在热带雨林里穿梭,在云海之上漫步,再然后进入火山灰荒漠,最后,在银河繁星的陪伴下登顶非洲最高点,在雪中看着红日跃出。


长途旅行的第208天,不知不觉走到这里的我还好没放弃。


阅读时间:登上非洲之巅的4分钟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乞力马扎罗山上究竟有什么?

 

每当我回想起攀登乞力马扎罗山的5天4夜,脑海中的第一个画面并不是站在非洲之巅看着太阳跃出的那一刹,而是日出前夜,头顶上的银河繁星——那更像是一部奇幻电影该有的开头。


当我下山后人们问我:山上究竟有什么?


山上究竟有什么?我该如何给你们讲述呢?


事实上,除了雪和标示高度的牌子,那里什么也没有。那只是一座山峰。但当我在东方出现第一抹红色时走到峰顶,在那一刻我终于明白,海明威笔下冻死在峰顶西侧的花豹,究竟在寻找什么。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山在那里,放弃的理由却不存在

 

这是长途旅行的第208天,我正在不知不觉慢慢走向乞力马扎罗山。看着脚上的粉色凉鞋,没做登山训练更没有装备的我并不奢望自己能登上“非洲屋脊”。但我还是决定去莫希看看,毕竟,看看乞力马扎罗山的雪顶也是好的。


莫希这个热闹小镇上满是游客,登山的,看山的,或者就在这里晒晒太阳喝喝咖啡的。到达的第一天,喝着广告语为“如果你不能爬上这座山,你还可以一口将它饮尽”的本地啤酒,我开始重读海明威的《乞力马扎罗的雪》。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乞力马扎罗是一座海拔一万九千七百一十英尺的长年积雪的高山,据说它是非洲最高的一座山。西高峰叫马塞人的‘鄂阿奇—鄂阿伊’,即上帝的庙殿。在西高峰的近旁,有一具已经风干冻僵的豹子的尸体。豹子到这样高寒的地方来寻找什么,没有人作过解释。”



海明威抛出的谜团一下子击中我。我问自己,究竟是什么让我放弃这座山?


钱?虽然攀登这座山至少要1000美金,但我的旅行账户还足够我在攀登后继续后面的旅程。


装备?所有的装备都可以租到。更何况,这座山不需要任何技术装备,衣服、睡袋和登山鞋已足够。


体力?我已经超过了30岁,7年没有爬过5000米以上的雪山,但是当地人告诉我慢慢走,大不了用6天。


山在那里,放弃这座山的理由却不存在。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看雪之路,始于热带雨林

 海拔2700米 | 热带雨林带


直到登山的那一天早晨,逛遍了镇上所有装备出租点的我还是没能找到合适的登山鞋。我心里嘀咕,终于还是要放弃了嘛?登山向导拍拍我的肩膀,“Hakuna Matata”。


看过《狮子王》的人大概都会记得彭彭丁满经常挂在嘴边的这句斯瓦西里语,它的意思是“一切都没啥大不了”。仿佛有魔力般,在这句话的安慰下,在最后一个出租点,我奇迹般找到了属于我的重装登山鞋,虽然穿上后每走一步都像是从泥潭里把自己拔出来。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登山入口


我们开始向海拔2700米的曼德拉营地出发。第一天的路程没有想象中那样充满挑战,完全像是在逛公园,轻松惬意的程度果然对得起这条路线的另一个封号──“可口可乐”。天气很好,我们穿梭在热带雨林中缓慢上升,一边走路一边享受高大树木带来的阴凉,运气好时还可以看到在树丛中跳跃的蓝猴。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不到两个小时,我们便走到了建在绿色山坡上的营地。营地周围依旧是热带雨林,但我们已经可以感受到海拔上升带来的凉意了。休息的时间里,向导开始教我简单的斯瓦西里语:Jumbo (你好), Pole Pole (慢慢来)。


Pole Pole和Hakuna Matata简直就是非洲的代名词。也许一开始你会觉得这是没有时间观念,做事拖沓,可是,又有什么事需要十万火急呢?


慢慢走,慢慢吃,慢慢做,享受美好的每一分每一秒。当你真正懂得Pole Pole和Hakuna Matata的意义,得到的也许反而会更多。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曼德拉营地



我们去云中漫个步

海拔3720米 | 温带针叶林温带草原带

 

用“一天一世界”来形容乞力马扎罗山恐怕再适合不过,只要你愿意付出,这里永远会给你超出预想的回报。


走出密林,进入灌木丛地带,脚下是淡淡的云海,而前方便是处女峰马文济峰。向导告诉我,虽然曾经有人尝试过,但是因为山顶陡峭且经常有落石,所以至今没有人成功攀登过这座山峰。


这一路上植被变化非常大,前一日高大神秘的雨林在海拔2800米处开始迅速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低矮的灌木和开阔草甸中的珍奇花草。从粉紫色可爱的肯亚蓟,到乞力马扎罗特有的一片片灿烂的硫磺菊,还有更多不知名的植物。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肯亚蓟


随着海拔上升,此时的我又掉进了另一番景色。和之前的阳光灿烂、花草争艳不同,现在,一切都笼罩在薄薄的云雾水汽中,而植被亦呈现出不同的变化。


攀登过乞力马扎罗山的人一定会对两种植物记忆深刻。足有一米多高、长得像一颗巨型菠萝的植物叫做巨人半边莲,另一种更加高大、犹如几颗巨型菠萝长在一棵树上的则叫做木本千里光。


这两种植物都是乞力马扎罗山特有的物种,因为位于赤道,拥有充足的阳光和水分,但同时又要抵御高海拔的寒冷,所以长成了这让人过目难忘的有趣模样。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巨人半边莲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木本千里光


穿过两条小溪,我们到达了海拔3720米的好伦博营地。和我同屋的是两个刚从山上下来的德国男生,又脏又累,狼狈不堪。他们因为高反严重,在接近峰顶的时候放弃了。


我问他们冲顶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最最面如死灰的那个男生说完“灵魂出窍”后又补充了一句,“到现在还没找回来,所以身体好像是一副沉重的躯壳。”


好吧,德国人都是哲学家。我嘴上回着“希望你睡醒一觉,离家出走的灵魂就回来和你一起下山痛饮乞力马扎罗”,心里却忍不住开始不安。


好在吃晚饭时,我遇见了个斯洛文尼亚的老头,他刚从上面下来,用时6小时登顶,而秘诀只有一个:Pole Pole用最慢最舒服的节奏攀登,尽量不要停,永远不要放弃。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好伦博营地


 


眼前是传说中赤道的雪

海拔4700米 | 高山荒漠带


清晨的好伦博营地阳光灿烂,所有的高山、草甸都漂浮于云海之上,暴露在阳光之下。翻过一个山坡,灌木丛、巨人半边莲和木本千里光不见了踪影,眼前只剩下在火山喷发后的岩石中努力生长的耐旱植物了。


从这里开始,乞力马扎罗山的雪顶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视线。从远处看,那雪顶犹如一个倒扣的盘子,西高东低,你可以清楚地看到不断消逝的雪线,越来越稀薄的积雪只残存在西高峰。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火山石地貌


曾经人们都以为乞力马扎罗山只是一个传说,因为没人相信赤道有雪,直到1861年的西方探险队亲自证实了这一点。而随着全球温室效应和环境变化,雪线不断退后,也许再过几十年,乞力马扎罗山的雪会再次成为一个传说。


经过 “最后取水点”后,就再也看不见任何植物的光影了。我仿佛来到了火星表面,褐色的火山灰荒漠零星点缀着黑褐色的火山流石,一条清晰可见的笔直大路通向隐藏在云雾中的乞力马扎罗山。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最后取水点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火山石地貌


在空旷的天地间,人是如此渺小,所有的声音都被稀释。迎面走来的是下山的登山者,有的人难掩兴奋,有的人满脸疲惫,我一边向他们说着“祝贺”,一边猜测明天的自己会是哪一类。



 


登顶,见证一场伟大日出

海拔5895米 | 冰川带 


现在,登顶的路已经摆在我面前,那是一条通向巨石山脊的砂石陡坡。为了确保能够在山顶看到壮观日出,我们选择在深夜离开基博营地开始出发。


上弦月远远地挂在马文济山峰的一侧,而乌黑的山脊在繁星幕布前缓缓铺陈开来。耳边安静极了,只听得到风在山坡巨石间穿过的呼啸,只听得到自己沉重却平稳的呼吸和心跳。


我机械地跟着向导的步伐,手脚并用从石头中向上攀爬,头脑一片空白。左脚踩上石头,蹬直腿,右脚跟上......如此循环度过了一生中最漫长的一个小时,我翻过最后一块巨石,站上了5681米的吉尔曼点。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过了吉尔曼点便是白雪覆盖的火山边缘,这里的氧气只有平地的一半,我晃晃悠悠地跟着向导,只觉得困意袭来,所有的意识仿佛都在空气稀薄的高寒地带被冻僵了。


我用残存的最后一点意识不断提醒自己不要滑倒。如果把山顶比作一个碗的话,此刻的我正走在碗沿儿上,两侧除了悬崖,还是悬崖:一面冰川,一面火山口。


意识模糊中我又想起了海明威笔下的豹子。草原才是它的狩猎地,习惯用速度征服一切的它,为什么来到这座茫茫雪峰?在到达山顶的那一刻,它或许陷入了幻觉,以为自己在草原狂舞,在日出的一刹温柔躺下,便从此留在这里。

 

在我就要忘了乌呼鲁峰,想要和这只豹子一样温柔躺下的时候,向导突然抱住我:“你做到了,你正站在非洲的最高点!” 我抬起头,5895米的标示就在眼前。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东方的天空在此时恰到好处地出现了第一抹红色,我只是傻傻地看着那片光芒,然后走到西侧看了看那透着神秘蓝光的冰川,想着曾有一只豹子在这里寻找着什么。


太阳从云海中一跃而出,日出唤醒了一切,包括我。我没有像幻觉中那样在阳光中倒下,而是迎着阳光,开始向山下走去。陆续有更多的登山者上来,从柔和温暖的光芒里。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像滑雪一样下山吧!


我终于看清了自己究竟是从怎样一条路爬上来的,那一片乱石堆是火山喷发后坚硬峭立的黑色玄武石。如果说上山是手脚并用,那么下山只能是屁股着地一点点蹭下去。


翻过乱石堆之后,望着砂石陡坡,我一步都走不动了。困、饿、累,我的双腿无法控制住身体的平衡,更不用说脚趾已经在不合适的鞋子里磨出了水泡。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登顶下撤的砂石路


向导想出了一个好主意。他让我拉着他,用脚后跟踩在碎石中往下滑。这感觉有点儿像滑雪,依靠着重力体验加速度,省力却又异常地刺激。到了山下,每个人的鞋里都倒出了半鞋子的火山灰。

 

上山容易下山难,这句话没错。冒着摔跟头的风险,我坚决地脱下了登山鞋,或许成为了第一位穿Crocs走下山的登山者。

 

山上的5天4夜就像一场梦境,梦醒后握在手中的却不仅仅是一张登顶证书。


那是我解开的

一个谜语

一个承诺

和一场伟大日出


- END -

撰文、摄影/ Megan Zhang

编辑/邵沙拉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最世界」 穷游网旗下新锐旅游品牌

运营公众号最世界、同名旅行系列书及独家线路

为会玩的重度旅行者提供优质原创游记和不一样的玩法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乞力马扎罗的雪正在融化,别等它变成传说才想起出发

阅读原文
穷游网微信公众账号最新文章:
6年入园经验,新加坡环球影城最强攻略!
2016年7月09日10时04分
美国药妆店里只要15刀的人气好物!
2016年7月01日08时03分
我没有去远方,却找到了旅行的意义
2016年6月28日08时03分
吃个甜点都要和鞋搭配,我和网红的区别大概就在这里
2017-02-21
5000块能走多远?热门旅行地预算大公开~
2016年6月14日08时00分
去土耳其,买这些伴手礼就对了
2016年6月17日08时11分
99%去过意大利的人都不知道这座"石头城"…
2016年6月11日09时35分
未来一个月的寻开心指南
2016年6月10日09时28分
这个奥运会……有毒!我说的可不是里约!
2016年7月25日08时05分
去英国,别错过这些魅力非凡的小城镇~
2016年7月24日09时26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