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航 热门 推荐 段子手 养生堂 私房话 八卦精 爱生活 财经迷 汽车迷 科技咖 潮人帮 辣妈帮 点赞党 旅行家 职场人 美食家 古今通 学霸族 星座控 体育迷

副县长倒在“女能人”裙带下,为求升迁曾花1500余万百般伺候…

副县长倒在“女能人”裙带下,为求升迁曾花1500余万百般伺候…点击新京报关注猛料最多的公号!


副县长倒在“女能人”裙带下,为求升迁曾花1500余万百般伺候…

情人士称,王毅长相一般,出生在1964年,认识孙洪波时已经四十多岁。家人朋友都认为王毅“不靠谱”,劝阻孙洪波与其断绝来往,但孙洪波甚至为了王毅,不惜与家人断绝关系。


副县长倒在“女能人”裙带下,为求升迁曾花1500余万百般伺候…

2012年底,新宁县召开烟叶生产动员大会。时任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的孙洪波主持会议。图片来源:新宁县政府官方网站


2014年5月28日,时任湖南新宁县常务副县长的孙洪波因涉嫌受贿犯罪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3日被逮捕。法院一审认定孙洪波犯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万元。孙洪波不服上诉,2016年8月底,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判决书显示,孙洪波的三项罪名,都与一个叫王毅的女性有关。孙洪波大部分赃款,都被王毅骗去。

 

新京报记者了解,王毅是长沙的一名女子,今年52岁,有诈骗犯罪前科。与孙洪波交往时,自称国务院某部委领导的亲属,可以帮助孙洪波得到提拔或者调京工作。

 

判决书显示,“孙洪波与王毅长期存在两性关系”。

 

孙洪波的妹妹孙娟(化名)说,发现孙洪波与王毅交往后,家人朋友都认为王毅“不靠谱”,劝阻孙洪波与其断绝来往,但“孙洪波信任王毅超过信任家人一百倍。”

 

狱中的孙洪波懊悔不已,“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固执,一些小学生都明白,不该去做的事,自己去做了。”



3D还原副县长贪腐路 为提拔被“女能人”摆布

新京报动新闻(ID:xjbdxw)


曾经“口碑不错”的副县长


孙洪波1971年出生,湖南省新邵县人,大学毕业分配到邵东县仙槎桥镇工作。历任仙槎桥镇国土管理员、工委委员、副镇长,堡面前乡党委副书记、乡长,共青团邵东县委书记、灵官殿党委书记等职务,2002年12月任邵东县人民政府副县长,2005年11月任邵东县委常委、宣传部长,2007年10月任邵东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2008年10月任新宁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

 

在孙娟眼中,哥哥孙洪波算是一个比较正派的官员。

 

“我们家没有什么关系,他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从基层一步步走到现在的。”孙娟说,他们兄妹四人,一个哥哥至今在家务农。

 

邵东县一名正科级官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孙洪波在担任邵东县副县长的时候,几乎没有他的负面传闻。”

 

该官员称,孙洪波离开邵东县的时候,还有当地的百姓为他送行。

 

“在他当新宁县常务副县长的时候,口碑也不错。”新宁县一位官员评价孙洪波,“为人忠厚、传统,和上下级都合得来。”   

 

从2010年开始,孙洪波被人发现“不正常”了。

 

新宁县政府一名工作人员说,经常看到孙洪波一大早在县政府大院里大吼,像狮子一样。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孙洪波有时候会对县委书记、县长拍桌子,在县党委常委会上,他敢倚在椅子上睡觉。看到孙洪波异常,领导找他谈过话,提醒他的状态不对,但越找他谈话,他越是对着干。   

 

孙娟也感受到了孙洪波的变化,“脾气变得暴躁不安,动不动就发火。”

 

新宁县政府的一些工作人员猜测,孙洪波是在释放压力,他已经在副处的位置上呆了十几年,调任新宁县以后,虽然没有犯过大错,但是政绩平平。   

 

孙娟认为,哥哥应该是压力太大了,当时家里出了很多事,“父亲刚好那个时候病重,唯一的孩子,也犯了一种精神疾病。”

 

也是那个时候,孙洪波的家人发现,孙洪波开始与一个女人走得很近。

   

副县长倒在“女能人”裙带下,为求升迁曾花1500余万百般伺候…
新宁县政府。孙洪波于2008年10月出任新宁县人民政府常务副县长。新京报记者安钟汝 摄



金屋藏娇


这个女人,正是王毅。

 

孙娟见过王毅几面,“这个女人看起来温文尔雅,面带微笑,第一次接触,你就会对她产生好印象。”

 

但接触几次之后,孙娟发现王毅深不可测,“脸上的表情从来没有变过,说话都像设计好的,你根本看不出她的喜怒哀乐,像个机器人一样。”

 

王毅是以“投资人”的身份出现的。

 

2010年下半年的一天,王毅以中信集团财务总监及华谊兄弟传媒投资人,来到新宁县“投资考察”。孙洪波出面接待了王毅。

 

据事后孙洪波的判决书显示,王毅当时虚构了身份。

 

一些熟悉当时情况的人士透露,王毅告诉孙洪波,自己政治背景深厚,与国家、省市领导人关系密切,系时任国务院某部委领导的亲属。   

 

知情人士称,孙洪波对王毅深信不疑。

 

这位人士透露,“王毅很会演戏,在不同场合都会显摆自己的背景。”有一次饭局,王毅当着大家的面给一个高官打电话,还专门用了免提,电话那头的声音和该官员一模一样。

 

张洋(化名)与王毅一起吃过饭,张洋说,当时有邵阳本地几个官员在场,饭局刚开始的时候,王毅表现低调,很优雅地给每个人打招呼,饭局不到一半,有人聊到某高级官员,她就见缝插针,说自己认识这位官员,还讲了与这位官员相处的细节。

 

据与王毅相识的一位邵阳人士介绍,王毅是土生土长的长沙人,没有正式工作,离异,经常在北京长沙两地来往,在北京有一套住宅,在长沙的时候住酒店。   

 

该人士称,王毅长相一般,出生在1964年,认识孙洪波时已经四十多岁。

 

孙洪波很快和王毅关系密切。

 

新宁本地一位公务人员透露,“私下里大家经常有讨论,说王毅是孙洪波的情妇。”

   

孙洪波的二审判决书也显示,“孙洪波与王某长期存在两性关系”。

 

知情人称,在新宁县一个宾馆,孙洪波专门为王毅装修了一个房间。当时有人戏称,“金屋藏娇”。

 

“王毅只要在新宁县,孙洪波倾其所能地伺候。”一位与孙洪波熟悉的官员透露。

 

“王毅喜欢鲜花,孙洪波专门派人买花,准时送到王毅的房间。王毅喜欢吃一种糕点,只有长沙一家超市有卖,孙洪波就派人到长沙去买。”

 

而新宁县到长沙,开车来回要七八个小时。

 

提及王毅,孙洪波的家人表示了极大不满。

 

孙娟说,家人朋友都认为王毅“不靠谱”,劝阻孙洪波与其断绝来往,但孙洪波甚至为了王毅,不惜与家人断绝关系。 2012年,孙洪波与妻子离婚。  

 

“父亲去世,我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他才愿意回来。他认为除了王毅,我们都是害他的,他信任王毅超过自己的亲人一百倍。”孙娟对新京报记者说。

   


副县长变成提款机


孙洪波为什么会如此相信并讨好王毅?一位熟悉孙洪波的邵阳官员认为,“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想升官,借助王毅往上爬。”

 

上述官员称,现在官员倡导年轻化,孙洪波年近五十,已经遭遇天花板,假如再在副处的位置上呆几年,他可能永远没有升迁的机会。

 

孙洪波的代理律师张正元透露,孙洪波对王毅所称的背后的“关系”深信不疑,试图通过王毅的斡旋,得到提拔或者调京工作。

 

孙洪波的判决书显示,王毅也是看准了孙洪波急欲升迁的心理,使孙洪波对自己言听计从,想方设法通过实施受贿、贪污、滥用职权等犯罪行为尽量满足自己的各种安排和需求。

 

2011年10月,王毅即自导自演了一出双簧戏。

 

判决书显示,王毅提前用时任邵阳市市委书记童名谦(2014年因玩忽职守罪获刑)的身份信息制作了一张假身份证,并用这假身份证在工商银行开设了一个账户。然后,她用手机以童名谦的名义给孙洪波发了条信息,要孙洪波想办法转300万元到该账户。

 

孙洪波想起王毅曾自称和童名谦“关系很铁”,于是将这条短信拿给她“求证”。王毅则趁机拿出户名为“童名谦”的银行卡给孙洪波,谎称童因经济问题确实需要300万元了难。王毅还给孙洪波指路,要孙洪波去找商人刘某某办这个事情

 

孙洪波对此深信不疑,为获得童名谦的关照及提拔,要刘某某帮他向该账户转300万元。

 

按王毅事后供述,这300万元被其通过消费、套现、取现的方式挥霍一空。    

 

之后,孙洪波多次被王毅当做“提款机”。

 

王毅向司法机关供述,她先后从孙洪波处诈骗了1500余万元。这其中,至少有700多万元系孙洪波贪腐所得。而索贿对象,都是新宁县本地企业主。    

 

2012年2月,王毅假称怀孕,找孙洪波要100万元。王毅指点孙洪波找新宁某房地产公司法定代表人邹某某要钱。

 

2012年2月份,王毅以孙洪波为某商人在项目运作过程中帮了忙为由,约孙洪波和该商人见面,索要了200万元。

 

2013年5月份,王毅以买房为名要孙洪波想办法筹集100万元房款。孙洪波即以给小孩治病为由,以借款的名义向商人刘某某索要100万元。

 

孙洪波不但通过索贿为王毅买单,为满足王毅的需求还多次贪污,在贪污所得的105万赃款中,几乎全部与王毅有关。

 

判决书显示,孙洪波在担任新宁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期间,利用主管财政、国税、地税、审计、统计、物价、政府办、外事办、金融系统和协助县长分管人事、监察等工作的职务便利,先后多次在中国人民银行新宁县支行、新宁县统计局、新宁县财政局、新宁县环保局、新宁县国税局、新宁县外事办、新宁县地税局和湖南舜皇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等单位,采取虚报开支方式贪污公款共计105.395.3万元。

 

2012年12月,王毅过生日时,孙洪波陪她到长沙友谊商店购物。此次孙洪波购买了4万多元的包、戒指等物品作为生日礼物送给王毅。这笔钱最后以协调关系开支,在新宁县外事接待办报销。

 

2012年1月份,王毅要孙洪波想办法给2万元加油卡,孙洪波找到时任新宁县统计局局长吕某某,要其解决2万元加油卡的问题。   

 

2012年11月,王毅要孙洪波准备一些野生甲鱼和娃娃鱼给她。孙洪波找到时任新宁县地税局局长的尹某某,将5万多元费用以公款名义报销。

 

副县长倒在“女能人”裙带下,为求升迁曾花1500余万百般伺候…


不但为王毅买单,孙洪波还为王毅的所谓“助理”曾某某买单。

 

2009年下半年,王毅冒充华谊兄弟公司财务总监与湖南邵东人曾某某(另案处理)相识后,曾以夫妻名义同居。为了不让曾某某在孙洪波处揭穿王毅的虚假面目,王毅帮助曾某某归还欠款、建房、支付家具费用和给予曾各种好处。据王毅向司法机关供述,她为此花费了600余万元。

 

2012年9月,孙洪波应王毅的要求,请人为王的“助理”曾某某在邵东老家建房做设计,为此支付设计费5万元。其中2.5万元在中国人民银行新宁县支行报销。2012年11月,王毅要孙洪波找人在“助理”老家新建房屋的周围栽一些名贵树木并处理好经费问题。孙洪波找到了时任湖南舜皇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总工程师唐某某负责此事。花费20万元,这笔钱在新宁县财政局以公款名义报销。

   


权力的木偶


判决书显示,孙洪波除了涉受贿罪、贪污罪,还有一项滥用职权罪。利用职权为王毅“洗白”身份。   

 

2010年8月19日,王毅因涉嫌诈骗被长沙市公安局天心分局立案侦查。后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王毅被取保候审。

 

按王毅供述,她因涉嫌诈骗犯罪被网上追逃,想将王毅这个名字的户籍销掉,“洗白”身份。2012年4月的一天,王毅找到了孙洪波,称她的户籍资料上有违法记录,出国受限,并以办理出国手续陪孙洪波儿子出国治病为由,请求孙洪波替其办一份假的交通事故死亡证明销户,然后再办一个新户口。孙洪波授意时任新宁县公安局副局长兼该局交通警察大队大队长罗祥根操作。

 

罗祥根找到时任新宁县交警大队事故处理中队副中队长袁某某,伪造了关于王毅因交通事故死亡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和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交给了孙洪波。王毅成功在长沙户籍地销户,并在新宁县办理了名为“田娜”的新户口。

 

判决书显示,“田娜”的年龄被更改为1971年6月17日出生,当时经办人员曾表示因“田娜”没有对应的户籍信息,也没有身份证号码,没办法迁入。孙洪波当时称迁入的是其妻子,如果出问题孙洪波会负责的。

 

2013年8月5日,天心区公安分局以王毅死亡已销户,对其诈骗一案予以撤销。  

 

知情人透露,王毅一开始提出让孙洪波帮助把户籍“洗白”时,孙洪波当时没有答应,提出这事很难办,要考虑一下。王毅见孙洪波犹豫,就以假冒某部委领导的名义向孙洪波发了一条信息,要孙洪波帮忙把这件事情办好,就可以把孙洪波调到国家某部委工作。孙洪波遂答应办理。

 

“知道是一个诈骗犯,还是这么信任她,这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干得出来的。”孙洪波的辩护律师张正元对新京报记者说。

 

“我们把王毅的这些诈骗材料摆到他面前,他都不回头,他认为王毅关系广,可以帮到他。”孙洪波的妹妹孙娟说,孙洪波认为,王毅只要有关系,她所有的案底啊什么的,都是小瑕疵。        

 

熟悉孙洪波与王毅的一名新宁商人说,在王毅要求孙洪波做一些事情的时候,有的是孙洪波并不愿意去做的,但王毅只要搬出“领导”,孙洪波就会毫不犹豫地去办。

 

“孙洪波不是信王毅,是信王毅虚构出来的关系。他不是王毅的木偶,而是权力的木偶。”   

 

孙洪波落马后,帮其为王毅办理“身份洗白”的罗祥根因涉嫌滥用职权罪被逮捕。后经法院审理,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

 

知情人士透露,王毅案已审理结束,王毅目前已被收监。

 

孙洪波案,在邵阳当地引发热议,有网友评论,“小学生都不会上的当,一个常务副县长居然上当了。说明地方政治生态很不正常,让人官迷心窍。”

   

湖南一位与孙洪波接触过的媒体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在公共场合,孙洪波讲话、举止得体,不像一个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官员。”该媒体人说,“看到他的报道,感觉不可思议。”

   

邵阳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王毅以投资人的身份与孙洪波认识不久,告诉孙洪波,投资谈成了,两个亿现金就拉到你们县里。孙洪波马上给新宁县一位银行行长打电话,“准备人手数钱,两个亿。”

 

这位知情人士感叹,“智商叹为观止!”  

 

孙洪波在被判刑后,向孙娟认了错,“我自己都不知道,当初怎么那么愚蠢。”

 

孙娟说,“他失去了一切的时候才看清一切。”

 

文|新京报记者安钟汝 实习生罗仙仙 编辑 | 胡杰  校对 | 陆爱英


好文荐读:

初中生卖淫案”辞职校长:靠学校一方解决不了问题

黑客技术200元15天包学会!能随时定位你的位置

记者卧底新型传销!数千人租住同一小区做发财梦


副县长倒在“女能人”裙带下,为求升迁曾花1500余万百般伺候…

副县长倒在“女能人”裙带下,为求升迁曾花1500余万百般伺候…


本文部分内容发自新京报公号“剥洋葱”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副县长倒在“女能人”裙带下,为求升迁曾花1500余万百般伺候…

副县长倒在“女能人”裙带下,为求升迁曾花1500余万百般伺候…

副县长倒在“女能人”裙带下,为求升迁曾花1500余万百般伺候…
副县长倒在“女能人”裙带下,为求升迁曾花1500余万百般伺候…

阅读原文
新京报 公众号最新文章:
孤独比肥胖更致命!但我们为什么越来越喜欢独居?
2017-08-11
切肤之痛!震后的九寨沟景区让人看哭了
2017-08-10
独家对话“蝶贝蕾”传销头目:自称本科学历,爱招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
2017-08-10
格斗“孤儿”:练这个,就是为了改变命运
2017-08-09
四川九寨沟7.0级地震已致5人死亡,数十人受伤!(现场视频、图片)
2017-08-08
地震演出时真的地震了 | 九寨沟7.0级地震惊魂一夜
2017-08-09
我才知道,《战狼2》里的茅台不是广告植入,而是“无偿推广”
2017-08-09
全国立山头“裂变”式增长!揭蝶贝蕾传销组织前世今生
2017-08-09
7问九寨沟地震!为何受伤的总是四川?
2017-08-09
“他的诗像个铁锤,打在人心上,读着疼”
2017-08-04
今日抢购:
微信奴
 我要评论: